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我见师弟有美色 > 19难猜师姐心中事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勾人的眼神似狐狸一般魅惑着面前的我。他是如此的享受我不经意挑逗。

      布条缠绕住他的双手,一圈又一圈地裹着。他非但不做任何反抗,反而用眼神鼓舞着我的下一步动作。小腹上画圈作乱的手指牵动了他的心神。他的身体微微向前倾斜,随着手指摆弄的节奏发出难耐的低吟。

      此刻,他的眼中绽放出期待的光芒,我的心中洋溢着得逞的喜悦。看到他脸上满足的神情,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。

      用力在布条的末端上打了个死结,我对着他甜甜地笑道:云洲,你闭上眼可好?

      听话的他看不见我笑容背后的狡黠,云洲顺从地闭上眼,仰起头,期待着我的下一步动作。正在兴头上的云洲此刻跟山下村长家养的大黄狗如出一辙,见了主人开始摇尾巴,只记得傻乎乎地笑。

      若按话本子里说的,云洲就像身份高贵的天神堕入凡间,心甘情愿成为我的奴仆,奉我为主。倘若有人伏低做小,放下自尊,主动把一颗心捧到别人面前,任由别人践踏,我想很难有人不得意。我是个俗人,自然也未能免俗。

      若是师弟相貌平平,我定然对他不屑一顾。怪只怪,女娲造人时对他太过偏爱,生了副倾城绝色的容颜,令得天地黯然失色。他一蹙眉,便让人忍不住自责,不该让他为凡尘俗事所忧心。

      对上沉醉于情欲中的师弟,他的满心欢喜实在令我动容。蓦然间,我的心柔软得像天上的云。

      鬼使神差的,本欲捉弄人的我俯下身子,轻轻吻上他唇瓣,轻而易举地撬开他的齿关,进入他的领地。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亲吻他的嘴唇,紧张在所难免。于是乎一个不小心,牙齿撞上了他的下唇。他显然被我吓到了,呆呆的站在那里任由我亲吻。

      嘶。我忍不住退缩,他却很快反客为主,寻着我的唇,细密的亲吻,仿佛永远也要不够一般。

      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:别着急,甜头还在后头。说罢,撤下床帐,学着他当初对我那样,蒙住了他的眼睛。不再理会他如何意乱情迷,我翻到窗外,小心翼翼地抓着房檐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  月色之下,夜凉如水。走入竹林深处,又是另一片天地。数百年前,杀人如麻的宗元和尚曾在江湖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。因其独独钟情于这等林海深处,时常在此现身,因而留下不少鬼怪传说。

      此等灵异之事细数起来不在少数,幼时我最喜福叔给我讲些鬼故事,明知听完会害怕得睡不着,却仍忍不住听。可见,我这种有贼心没贼胆的作风乃是天性如此,并非从别处习来。

      福叔那里的故事被搜刮一空,我又盯上了少卿哥哥。他家本就典藏众多,他看过的新奇故事自然数不胜数。身为佛家弟子,方少卿上山修行时亦曾从僧人中听来了不少奇闻逸事。兼之他生了一张能言善辩的妙嘴,不去茶楼里当说书先生实乃世人的一大损失。

      就连向来不爱同我一处玩耍的方玉白,每逢少卿哥哥说故事,都乐意同我凑在一处。少卿哥哥故事里的人来自天南海北,唱戏的、耍杂的、舞文的、弄墨的,什么都有。虽则故事千奇百怪,但主角们通常无一例外是美人。

      和市面上常见的话本子相比,他的故事总是出其不意太过离奇。有时是人鬼相恋得道升天,有时是人吃了妖怪自甘为妖,有时是貌丑女妖怪囚禁俊俏书生……如此种种,时至今日我在别处仍闻所未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