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500小说 > 未分类 > 无敌的她[文风成谜] > 测试任务6号键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近日一起有关青少年疑似被害的消息在全市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  无良媒体蹭着热度顺带收割一茬流量,笑的是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  有人笑就有人哭。

      背靠人文历史,荟英高中占有全市最优配置的师资设备,同时每年也招收不少高质量的好苗子,过去的几百年里,它为社会各个领域输送了大量新鲜血液。这些优秀人才成长起来,对母校又有积极回馈,长此以往形成了良性的闭环。

      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在有心人的推动下逐渐变成了手中的政治筹码。

      巧合的是,这起案件的受害者同为女性,且年龄在十五到二十八不等。

      这座拥有悠久历史韵味的城市正处于创建现代化文明转型的上升期。

      越是到关键时期,底下隐藏的暗潮就越汹涌。

      乔毓真是纳了闷。

      无论她在学校的哪个地点总是能感觉被人窥探的强烈不适感。

      从早到晚,从教室到体育场地,这种感觉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  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意间沾上了背后灵。

      就在信仰即将动摇之际,她发现了背后灵的真相。

      “同学,我看到你了。”乔毓特意挑选了一条偏僻的林荫道。时值初秋,地上铺就了一层厚厚的银杏,鞋子踩在上面簌簌作响。

      躲在树后面的少年顿时紧张起来,血液离心泵发的频率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  “嘿,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乔毓扒开矮树丛。

      矮树丛提醒您,这里什么都没有呢亲。

      怎么可能没有啊!

      乔毓继续扒拉,此时一只花猫从旁边窜了出来,好像是在嘲笑她的徒劳。

      花猫歪头看着她,坐姿要多无辜有多无辜。

      她这样看上去是不是很像个变态啊。

      银杏妖娆的枝干下,一双手在不停划来划去,看上去就很可疑好不好。

      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  乔毓自然地收回双手,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  “啊,我好像还有作业没做。”于是狠狠地碾压地上的叶子,更使得本就零碎的银杏碎得只剩下残渣。

      嗯,这里的叶子掉的的确比其他地方要多那么一点点呢。

      好可爱。

      她真的好可爱。

      越来越可爱了。

      他想和她交朋友,想和她的生活有所交集,这种欲望从所未有的强烈。

      脚边的花猫舔了舔爪子,嘴里叼着他的裤脚,少年难得容忍它的亲近。

      少年蹲下来,花猫放开裤脚跳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  猫被撸得舒服极了,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  少年与猫,陀红的夕阳和飘飞的银杏,这一幕深深映入乔毓的眼帘,使她的决心更加坚定了。

      离国庆只有九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  乔母的单位早早放假了,回到家时墙上的指针才慢悠悠地走到叁点一刻。

      时间还早,乔父开办的营养烹饪培训班还有一刻钟才下课。

      这时离乔毓正常放学还有半小时。

      打开电视,乔母注意到最近的电视台新闻。

      新闻记者站在学校门口,采访了一位位路过的学生及家长。

      很是眼熟的样子,但是乔母想不起来是哪所学校,也许是某个同事子女所在的学校吧。

      乔母很忙,忙是基层人员的生活常态,甚至乔母有时候腾不出空闲直接在办公室过夜的情况也是有的。乔父是个温柔细腻的男人,既能顾家又能自强独立,满足了女人对男人所有的美好幻想。

      也正因此,从小到大乔毓的一切都是由乔父亲自经手安排的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乔母给她的爱不比乔父给的少,只是爱的形式不同而已,一个对内一个对外。

      新闻重播放完,过了不久乔父准时下班。

      门口传来清脆的叮铃声,还有防盗门转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  乔父开门正看到乔母坐在沙发上揉眉心,神情透着疲惫。

      “老婆,你回来了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放下包,乔父坐到她身边,轻柔地放松乔母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  乔母安心地靠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  “老公——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  其实乔父比乔母还要高些,乔母才是看上去更小鸟依人的那个。事实上,男性普遍比女性高是正常的生理特征,这个世界当然也不例外。只是历史文化和认知暗示他们,女性地位就是比男性要高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两性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向平衡。

      乔父对家人流露温情,但是实际上他是个情感淡漠,更偏向理智和严谨的那类人。如果说他是冰,那么乔母的热情就是那团火焰,让他从寒冰化为了流水。

      在他们的关系里,总有一方看似掌握着主动权实则两人早已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从恋爱到结婚,每一件事都如此默契合拍。乔毓的为人处世里有他们的影子,可以说,两人对乔毓成长的影响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对视了一眼,眼神在无言中交流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们假期抽个时间去旅游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也好。乔乔也到了自己独立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......”

      “......”

      乔父拥住她,轻抚她的脸颊。岁月极为眷顾他们,乔母还是如初见那样令他心动。不,还是变得不一样了,时光的韵味越发吸引着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