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> 杀徒证道的师尊(21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魏宋默不作声将杏子都塞入了怀里,他低着头,喉间有一条被剑气扫过的浅浅血痕,轻声:“师尊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  说完他就后悔了,他应该说他有事,最好师尊把这群碍眼的师兄都骂走,都逐出师门才好。

      魏宋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,没有经验,还是要继续历练,加强争宠经验。

      在他纠结要不要改口的时候,春晓已经教育完弟子了,青衫笔挺的弟子们站成一列,乖乖的挨训。

      从头到尾一声没吭的燕明晦,眼珠子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  “行了,今天就到这里,你们几人回去各自写一份不少于千字的检讨书,明日一早送到我院内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现在原地解散。”

      原来叽叽喳喳充满了快活气氛的弟子们,现在垂头丧气的,他们向师尊行了礼,绕开魏宋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  魏宋就像个闯入不该进入地界的异类,破坏了原本和谐的圈子。整个人如青杏一样格格不入,膈应极了。

      春晓将石桌上的吃食收入乾坤袋。

      王泠一慢条斯理将成衣册子收入袖袋,转身离开时,路过魏宋,忽然低声:“小师弟是要哭了吗?师尊平生最厌恶的,就是懦弱胆怯的男子。不堪重用的软骨头。”

      俊逸男子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  魏宋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师尊。

      他眼中刚刚酝酿好的泪意,退了干净。他原本还想示弱,引诱师尊多骂骂那些师兄,最好将他们都赶回雾峰,如果可以,他不介意扑入师尊怀里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  而刚刚王泠一的那番话,令他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  师尊讨厌懦弱的男子,而他魏宋,恰恰就是世上最不懦弱的男子!

      天下第一等阳刚好男儿,便是他魏宋是也!流血流汗,绝对不流眼泪!

      春晓收拾完,扭头看小徒弟硬邦邦地站在树下,硬邦邦地梗着脖子看她,不由好笑:“阿宋吓到了?”

      魏宋心内一个激灵,立马道:“没!”

      她打量着欲盖弥彰的少年,又瞧见他身后偷偷拽他衣袖的燕明晦,寻思着小少年融入师门的速度挺快,这就交到好朋友了,不由有些欣慰:“谢谢你的杏子,为师很喜欢,你们出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魏宋咬着唇,身形不动:“师尊明明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  春晓反驳:“吃不惯,并不意味着不喜欢。”她走到少年面前,伸手在他怀里取出几颗青青的杏子,在他眼前晃了晃:“揣着这么多,你也不怕酸倒了胃,不准一次吃太多,为师就给你分担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魏宋挺着的胸膛缩了一下,低着脑袋闷闷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  师尊明明不喜欢吃杏子,却还是迁就他,师尊真好。

      魏宋想要挠一挠莫名痒兮兮的胸膛,又觉得动作不雅,硬生生忍着,越忍越痒,师尊好看的脸十分晃眼,“徒儿下次再找,一定能找到师尊真正喜欢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  春晓歪头想了想,她最喜欢的食物?

      一排菜单在脑子里晃过,最后定格到了月岚之那张淡漠禁欲的脸——果然还是竹马的肉体好吃,大补,吃一次能撑很多天,修为蹭蹭蹭往上涨。

      想完月岚之,再看向一脸认真的小徒弟,便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为师不挑食,今天的事,你不要介怀,你的师兄们都有些冲动,他们还小。”

      燕明晦在一边忍不住道:“他们一个个都两叁百岁了,最小的明明是小师弟,小师弟才十四岁,刚刚我都瞧见小师弟眼泛泪光了!”

      春晓看向魏宋。

      魏宋少年骤然红了脸,低吼:“我没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