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死局(兄妹骨科) > 新年快乐(H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【新年快乐(h)】

      半夜,外面放烟花的人很多,熊孩子们挨个儿给陈卯卯打电话叫她出去玩,她一一拒绝了。

      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心里乱糟糟。

      一方面是因为炮仗声太多,有点吵,另一方面是因为陈宵寅今天说的话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抱着手机挨个给朋友发新年祝福消息,以此来平息纷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  “笃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  有人在敲门。

      很礼貌的敲门方式,先是敲了两下,过了五秒钟再敲叁下。

      “找我什么事?这么晚了,哥,十一点半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没有开门,隔着木门与他对话。

      陈宵寅没有答话,他很有耐心,每隔五秒钟,规律地敲着门。

      “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,现在进来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  房门外面还是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  但陈卯卯就是知道这人陈宵寅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拧开门把手。

      门刚打开一条缝,陈宵寅就挤了进来,握住她的手腕,把她压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眼睛里像是有烈火在烧,陈卯卯撞进他暗沉沉的目光中,只一秒,身体便软下来,停止了反抗。

      带着酒气的吻铺天盖地落下来,来势汹汹,难以抗拒。

      结实的肌肉压制着她,陈卯卯动弹不得,只能被迫仰着头,接受他唇舌的入侵。

      两具太久没有接触过的躯体,再次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  熟悉又陌生的情欲一触即燃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这时候才发现,原来自己其实那么思念他。

      他稍微靠近一点,她的下体就自发地流淌出欲水。

      陈宵寅的胸膛紧紧贴着陈卯卯的胸脯,他的手撩起她的睡裙裙摆,挤进她的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伸长了脖颈,也主动去吻他,舌头扫过他的牙龈,在舌系带那里转一圈,又收回自己的口腔里。

      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面部,两人的鼻息交融在一起,带着酒味,带着醉意,带着不顾一切的冲动。

      情欲发酵,理智消弭。

      陈宵寅腾出手解开拉链,硬挺的阳具弹跳出来,顶着她的下体。

      他一手扶着她的腰,一手向下,隔着棉质裆部揉弄她的阴唇。

      更多的情潮从她体内涌出来,陈卯卯的内裤很快便湿濡一片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唇从她的唇开始,亲到她的下巴,又在她脖颈处流连逡巡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全身上下都被他焦渴又汹涌的气息笼罩着,她忍不住回吻他,双手在他的腰后交握,身体任由他的手指打开。

      内裤棉档被拨弄到一边,拉扯成一根细线。最后还是嫌这遮挡物麻烦,把她身上的内裤都扒拉下去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手指先是进来了一根,随意地抽动了两下,又塞进来一根。

      许久未曾经历过的甬道又紧致如初,他的指尖刚进来的时候陈卯卯有些疼,她忍不住发出了声音,他听到了,便又低下头来堵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  陈宵寅洗过澡,头发还没擦干,低头吻她的时候,发尖的水就滴到她的胸口,顺着乳沟往下滑,又被睡裙布料吸走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还是觉得有点潮,想要伸手去把水迹擦干,陈宵寅的手便伸过来,脱掉了她的睡裙。

      这下,她一丝不挂了。

      他扣着她的手,五指插进她的指缝里,带着她一起,隔着她的手掌揉她的乳。

      绵白柔软的胸脯尖上挺立着红红的豆子,触碰的却是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五指按摩着她的乳根,指腹上有微微的茧子,另一只手从她的体内撤出来,硬挺的阴茎擦着她的阴蒂,在她泥泞的肉穴口前前后后滑动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不合时宜地想起大禹治水。

      叁过家门而不入。

      “笃笃笃——”这个时候,又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  陈卯卯一个激灵,从罪恶的欲望里清醒。

      她想离开他,然而此刻的她全身都软成一滩水般,挣不开,逃不脱。

      “卯卯姐姐,你睡觉了吗?今天要守岁的,快出来和我们放鞭炮放烟花啦!”

      是隔壁家的小孩儿,打电话叫她叫不出来,只好来她的房门前敲门。

      屋内没有人回应,而外面的敲门声仍坚持不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