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趣阁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想死你了,小骚货。
    “哎呀…痛呀…!”奚落疼的娇嗔了一声,但她不愿意吃亏。祁皓掐她,那她也要掐回去。

    她铆足了劲,拧了拧祁皓胳膊上的肉。祁皓觉得有些疼,但他还是不动声色,也没有躲。

    等奚落松手时,他才笑着说道。“就这点力气么…还是叫床的时候有劲。”

    奚落看着自己掐过的地方,明明已经泛了红…一看就很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…不理你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奚落推了推祁皓,小着步子溜出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祁皓也没阻挠。奚落出去后,他走到床沿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湿哒哒的触感他也不介意,鼻息间萦绕着属于奚落的香气,真令人沉迷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次回国能碰上这样的“艳遇”。原本爽过了就可以提裤子离开,可他却有了一种想要霸占奚落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祁皓也清楚,奚落对穆洋还有着一定的感情基础。不过来日方长,时间总是够的。有些事…还是要慢慢来。

    奚落垫着脚走到了浴室,清洗了下体残余的精液。在没有惊醒穆洋的前提下回到房间,换上了一件新的睡裙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事,奚落还是心惊肉跳的。看着床上睡的一脸安详的穆洋,她又觉得自己真的很过分。

    奚落轻轻的爬上了床,拉开被子的一角盖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穆洋翻了个身,手臂无意识的搭在了她的小腹上。她吓了一跳,惊呼一声,忙挪开了穆洋的手臂。

    睡得好好的穆洋,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被拽了一下。他迷迷糊糊的又把手臂搭了过去,梦呓道“宝宝…别动…乖乖睡觉。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他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随着倦意游走了全身上下,奚落的眼皮越来越沉。她打了个呵欠,缓缓的阖上了眼。

    这一觉她睡的昏天黑地,期间一次都没有醒过。兴许是身体的欲望已经发泄到了极致,她的睡眠质量就大大的提升了。

    奚落睁开眼时,窗外的天色已经趋近于黄昏。她伸了个懒腰,坐起身后发了两分钟的呆。

    她下了床,捋了捋自己的头发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面色红润,透着光泽。果然…睡得好比任何高档的护肤品都重要。

    奚落走到门边,刚要推开门的时候,听到了客厅好像有叽叽喳喳的说话声。她轻轻的把门推开了一条缝隙,那说话声便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参加完婚礼的穆洋与祁皓,才刚刚回到家。祁皓整个人都累懵了,走路都有些飘。反观穆洋,倒好像一副精神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带回来两盒喜糖,装喜糖的盒子很漂亮。上面还系了一条精致的丝带,奚落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只是这会儿那条丝带有些脱落的迹象,穆洋正在重新替那条丝带打结。

    祁皓仰坐在沙发上,闭目养神。趁着穆洋正在“搞大动作”,他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,点上了火。

    烟雾缭绕间,他愣了愣神,眼前一闪而过奚落的脸。他嘲弄的笑了笑,总觉得不是他把奚落上了,是奚落把他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