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趣阁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那我的鸡巴跟穆洋的鸡巴呢,你觉得谁的更可
    祁皓又不知餍足的内射了奚落两次,奚落已经累到极致,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床上和地板上都淌满了她的大量骚水,已经弄得祁皓没办法再睡觉。

    他吃气喘吁吁的压上奚落的背,不住的亲吻着她的脸颊。“小骚货…床上床下都是你的水,还让我怎么睡觉?”

    祁皓吻的很细腻,唇轻轻的啄着她滑嫩的皮肤。奚落无力的推了推祁皓,他得逞以后倒也温顺了些,一推他便起了身。

    奚落坐起身后,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。“这边可以睡…你睡这边就好了。”说着说着,她又委屈巴巴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祁皓不明所以的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,心想女人真的是水做的。下面流完上面流,这体内到底还有多少水分?

    “哭什么?”他轻声问奚落,嗓音低沉的哑。

    奚落擦了擦眼泪,心里一阵阵发慌。“我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我不想和穆洋分手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和祁皓操逼了,但她心里还是喜欢着穆洋的。她知道自己对不起穆洋,做了这样的事内心也不能当做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祁皓蹙了蹙眉,也不知道奚落身上到底有什么迷幻药。抱着她,听着她的哭声,鸡巴都能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这么喜欢他?”

    奚落靠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,轻轻的嗯了一声。祁皓低下头,看着她那张巴掌大小的脸。

    精致的眉眼为难的扭在了一起,鼻尖也哭的红红的。一副小可怜的模样,让祁皓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他一手大力的捏了捏她的奶子,像是发泄。“那就别分了。”

    奚落抬起头,闪着泪光的瞳仁迷蒙的看着祁皓。祁皓自然清楚,她这个小眼神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怕我告诉他?”奚落垂下头没言语,但她确实怕这个。

    但祁皓似乎并不想难为她,像给她打一针安心剂般对她说道“放心…我不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”奚落想要问祁皓,说的是不是真的。可还没完整的问出口,祁皓的唇便吻了上来。霸道的撬开她的齿关,吸搅着她的小舌头。

    他抓住奚落的小手,放在了自己硬硬的鸡巴上面。奚落握住祁皓的鸡巴,替他缓缓的撸动着。

    亲了一小会,祁皓才放过了她。“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奚落的脸颊红红的,覆上了一层情欲的潮红。她声音很小,糯糯的问。“什…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贪婪的小手没有停下替祁皓撸动鸡巴的动作,掌心包裹着炽热的大鸡巴,致使她的穴洞又开始小股小股的溢出黏液。

    祁皓爽的眯了眯眼,被奚落的小手玩鸡巴,都快把他玩射了。“让我草草你,以后也要…你爽我也爽,还不妨碍你喜欢他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