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趣阁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yùsんùщùм.⒞δм 就想用鸡巴狠狠的干她
    奚落握着水杯的五指渐渐收紧,直至指关节都泛了白。她心跳如鼓的看着祁皓,脑袋已经没办法思考。

    甚至连自己出来倒水这件事,都忘的一干二净。她站在原地,没再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和穆洋做爱的声音那么大…祁皓到现在都没睡…那…那不就是说?怕什么,来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紧张,奚落的小穴也不停的收缩。阴道深处内的精液,竟然像坐滑梯般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顺着她大腿两边的内侧,拉丝状的匍匐前进。她低下头,羞臊的拢紧了双腿。

    祁皓端详着她这副淫贱的模样,又不得不幻想刚刚她在床上被操的有多浪,勒在裤裆里的鸡巴也控制不住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要喝水?”祁皓喉间轻滚,看了看她手里的杯子,问道。

    奚落怔住,随后点了点头,滑嫩的脸颊处还余留着性爱后的潮红。“啊…嗯…我…我来倒点水喝,口有点渴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我也有些口渴,这大半夜,还怪让人口干舌燥的。”半夜两个字,祁皓故意咬的很重。ⓨùzんáǐщù.ℙⓦ(yuzhaiwu.pw)

    他一直在看奚落,可奚落却不敢抬头看他。就算相隔着几米的距离,祁皓也还是能看的清,她白嫩胸脯的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你先倒水吧…我…我一会儿倒…我先回房间了…”奚落语无伦次的撂下这句话,便飞速的窜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不住的吞咽着唾液,漆黑静谧的卧室内,心脏狂跳不止的律动就更加清晰。刚刚实在是太丢人了…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摆了一盒纸巾,奚落走过去抽了几张纸巾出来。她半弯下腰,擦拭着下体流至腿边的黏液。

    奚落不想再出去了,她上了床躺下后,又觉得实在口渴的厉害。掐算着时间…奚落猜测祁皓应该回到房间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