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趣阁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你要真的想喊,早就喊了,还至于被我抱了这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进了房间后,奚落环视了一下房间内的装潢与摆设。她极少住过酒店,平时也没有这样的机会。而褚玥就完全不同,她和蒋奕偶尔约会出去玩,过夜只能选择酒店。

      褚玥将大床分配给了穆洋和奚落,她和蒋奕两个人挤不下小床,就只能委屈蒋奕在沙发上睡一晚。对此蒋奕倒是毫无怨言,他眉眼间倦色明显,似乎只想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的视线尽量的避开了蒋奕,可房间就这么大,免不了一扭脸还是会瞥见蒋奕那张脸。联想到他说的那些话,奚落别扭的要死。刚刚还困的想要倒头就睡,现在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  穆洋整理了一下大床上的被子和枕头,奚落站在一旁。褚玥则走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蒋奕身边,低声说。“要不然你睡床上,我在沙发上凑合一晚。你今天开了一天的车,一定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蒋奕刚刚还板着的脸不知什么时候柔和了许多,他看了眼褚玥,摇了摇头。“没事,我怎么能让你睡沙发?乖…你就在床上睡。”

      他们的对话声压的很小,奚落本不好奇,但这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很难让人忽略。几个人当中要属她最不自在,芝麻大点儿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感觉到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偷偷瞥了一眼过去,刚巧撞上了褚玥和蒋奕的“亲密”。褚玥含着笑意亲了一下蒋奕的脸颊,看她羞涩的神情,一定是蒋奕说出了令她小鹿乱撞的悄悄话。

      就是这样再正常不过的,情侣之间相处的画面,却让奚落倍感不适。她不禁想到蒋奕对她摆的那些臭脸,莫名的烦躁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  蒋奕连打了几个哈欠后,第一个起身去了浴室。水流声哗哗的响了大概五六分钟,他简单的冲了个澡,换上了酒店预备给客人的睡袍后,便拿着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  褚玥趁机用房间内的电话机呼叫了前台,让他们帮忙找了个工作人员又送了一条毛毯上来。

      蒋奕一股脑的在沙发上侧躺了下来,褚玥替他盖好了毛毯,放好了他的衣服后也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  直到褚玥也从浴室走了出来,蒋奕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,似乎已经因为太过疲倦而睡着。

      这家酒店的睡袍貌似不分男女款式和尺码,褚玥穿着这件明显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  她对奚落指了指浴室的方向,像怕吵着蒋奕似的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“落落,你和穆洋也快去冲个澡吧。里面刚好还有两套睡袍,你俩够换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点点头,越过了蒋奕躺着的沙发,走进浴室后关上了门。她迅速的将脸上的妆全部卸掉,闷了一整天可把她难受的不轻。

      简单的冲了个澡后,奚落也换上了睡袍。她骨架小,还要比褚玥瘦一些,穿上这睡袍后更显得宽松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  她出来后褚玥已经按部就班的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,下半身用被子严严实实的盖住。见奚落出来,她忙冲着奚落摆手,示意奚落过去。奚落走过去后,穆洋也紧跟其后的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  “哎…落落,你看我朋友圈这家店,又出新款的鞋子了。上次我在这家买了一双小白鞋,穿着特别舒服,过些天要不要一起去逛逛。”褚玥兴致勃勃的将自己的手机怼到奚落的面前。

      “好呀,刚好我最近也想买几双新鞋子。”奚落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  “啧啧啧…落落,我之前还没这么仔细的注意到过…你这皮肤也太好了吧?你这平时都是用什么洗脸的?”褚玥一抬头,瞳孔连着缩放了几下。她是真的惊叹,不由自主的捏了捏奚落的脸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她做梦都梦不到的肤质,白嫩细腻,连一个小小的毛孔都找不见,光滑的像是剥了壳的蛋清。

      “有吗…也还好吧?”奚落也顺着摸了摸自己的脸,喃喃的回应。

      褚玥很快就略过了这个话题,又拉着奚落左右胡扯,直到穆洋从浴室出来后,她还刻意表现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,欠揍的说道。“落落,要把你还给穆洋了,我可不敢霸占太久咯。”

      关了灯后,房间内变得漆黑一片。原本就累了一天,在精神抖擞也抗拒不了瞌睡虫迅猛的攻势。褚玥很快就不在说话了,她顺着窗外泼洒进来的黯淡光线,一点一点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  穆洋也累的昏昏欲睡,再加之今晚的情况不适合做坏事,他也就只是单纯的抱着奚落入睡。

      周遭越来越静谧,可奚落的眼睛却瞪的像铜铃。她轻轻的推了推身后的穆洋,小声问他有没有睡,得到的回应只有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掖了掖被子,调整出了一个舒适的睡姿,漫长的安静过后只剩下席卷而来的困意,她渐渐放下防备,昏昏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  夜半不知几时,奚落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眼。她一直有个起夜的毛病,倒不是睡不安稳,只是很难一觉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  她懒趴趴的坐起身,轻轻的掀开了被子,边揉着眼睛边下了床。怕吵醒到熟睡的人,奚落故意放轻了脚步。

      像只乖巧又轻盈的猫儿,无声无息的走进了厕所。她转身带上了厕所的门,动作极轻。随后便在漆黑的环境内,摸索着光源的开关。

      凭借着肌肉记忆,奚落很快就摸到了凸起的开关。她正要按下去,突然,门被静静的拉开。逼仄的空间内,毫无光亮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一丝异样,她极小声的,自言自语般的道。“谁…?”大约叁四秒钟过去,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  她微微松了口气,才发现…原来自己也有这么神经质的时候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无奈的勾了勾嘴角,不加思索的按下了灯的开关。啪嗒一声脆响后,漆黑又狭小的空间瞬时被暖暖的灯光照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