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趣阁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很简单,你先叫声儿爸爸听听。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奚落这边还是静的出奇,祁皓性子又急,他忍不住追问。“真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  “吱个声行不?”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奚落只是突然有些疲惫,她走出来很逺,再回头看烧烤店的牌匾只剩零星一角。这条小路不算敞亮,勉强能通一辆小汽车的宽窄。

      仔细看看,周边的一切都透露着陈旧的气息。路灯坏掉了几个,还亮着光的也蒙着一层说不出的晦暗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踩到了一颗坚硬的小石头,索性直接将那块小石头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  “奚落?我刚话说重了,别生气了行么,我错了行不行?”祁皓半点法子都没有,谁让他逺在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  如果他在国内,如果他在奚落的身边…他一定二话不说的就将奚落丢上床,变着花样的让她爽。

      让她那张和他闹别扭赌气的小脸儿,除了被他操湿操喷的淫荡红晕,其它的什么也不留下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并非跟祁皓置气,她只是突然有些累了。夜晚的风总是能吹醒很多思绪,她正沉下心在回忆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可真是个祖宗啊奚落,真有你的,今儿就是决心晾着我了呗?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早就路过了公厕,她当做散步,在约么走过了差不多的距离后,才转身顺着来时的路折回。

      “祁皓…你很吵,我没有生气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淡淡的一句回应,令祁皓滋生了很多想法。譬如,奚落说自己没有生气,但在祁皓的设想里,奚落一定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们女人真会来这套,回回嘴上不生气,背地里房子都能一把火烧着了。今天…算我嘴贱好吧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…”奚落闷闷的敷衍嗯声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这还哄不好了?说错了不行,说嘴贱也不行,那你说怎么整行?咋整?我抽自己几个嘴巴子,给你解解恨?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默不作声,祁皓还以为是自己的“诚意”不够,忙补了句。“真抽,不玩虚的,我录个视频抽给你看行不?”

      噗嗤——

      奚落没忍住,唇齿间迸出了很轻的嗔笑声。“祁皓,你发什么神经…我都说了我真的没有生气。”

      也有那么一刻,她算是败给祁皓了。奚落想不通,祁皓这个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  比之奚落的娇喘,更动听的莫属她的笑声了。她轻轻一笑,祁皓紧揪的悬吊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一听我要抽我自个大嘴巴子,就给你乐成这样了?小骚货,心挺狠。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笑着笑着,心情也好了不少。嗅着清凉干净的空气,语调也甜了几分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说了我没有生气,是你不相信呀。”

      祁皓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,拨动火机的声音顺着听筒传入了奚落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  “昂…这么说我是白哄了呗?那你给我还回来吧,快着点。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笑意更甚,心底骂了祁皓几十遍神经病。不过恰巧她现在心情不错,倒是难得的顺着祁皓胡闹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怎么还?”